主站|HOME   留言|MESG   

◇ 人啊,都不讲实话
◇ 还健在的众君子中我首选朱镕基
◇ 天底下只有三件事
◇ 07年辩证法
◇ 太经典了,不转不行淘宝上面的对话
>>> 天底下只有三件事 07年辩证法 >>>


还健在的众君子中我首选朱镕基
张五常
2007/12/01

    诺贝尔的任何奖都不是为中国人而设的——或者说,以中文动笔获该奖的机会甚微。自然科学不着重文字语言,炎黄子孙的机会较大。如果诺贝尔的和平奖是发给对人类生活的贡献,我认为邓小平在生时应该拿得。奇怪经济学诺奖不是发给对经济实践的贡献,而是给一些我往往看不出有什么实践用途的学问。论实践的经济贡献,还健在的众君子中我首选朱镕基。此见也,是离群之马,区区在下能活到今天是奇迹。
    
    文学文学,一般指文艺之学,当今之世,早就不合潮流,令人惋惜。高行健拿得诺贝尔文学奖,全靠翻译翻得好。有谁会是那样幸运呢?李碧华的某名著,好的,好些年前有了英译文稿,拿来给我看,请我代为修改。我一看就赞不绝口,说自己译不到那个水平,不用修了。如果碧华有几本那个水平的小说,译得有同样的水平,问鼎诺奖是有机会的。已故的张爱玲自己懂英文,很懂的,但水平跟她的中文差很远。
    
    健在的中国文艺写手我一般不熟,翻阅过一些,好的有相当水平,但翻译怎么办呢?个人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是值得拿文学诺奖的,翻过几页老查似乎认为可以的英译,认为不成,不是英语水平不足,而是译不出原文的味道——应该不可能吧。
    
    丘吉尔当年写《二战》,是巨著,获文学诺奖,值得的。这类有关政治及国际话题的「文学」,在中国目前的言论约束下恐怕写不出大成。昔日英国的罗素,以论事散文获文学诺奖,也值得。这就带来另一个问题。个人认为,如果我以中文写罗素那类散文,有信心写到他的水平,但以英文下笔就不成。这可不是因为我的英语水平不足(文字上,我二语的水平差不多),而是文化传统有别,我写不出他的西方文化的感受。
    
    总的来说,「东是东、西是西」这句话,多多少少有点道理。诺贝尔奖是西方的,自然科学不需要讲孰东孰西的感受,但文学要讲,且翻译不易,是以为难。
    

>>> 天底下只有三件事 07年辩证法 >>>
[自由发言,不代表Mst1739观点]
Copyright © 梦境天华站
粤ICP备08035557号
200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mst1739
Email:mst173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