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言 | 标签 | 首页 |    
 综合文献   中医古籍   医话医案   妇幼心法   历代本草 
   
 境天书会   医道札记 
   
 古籍知识集成 
综合文献
       >>> 返回总目录       

春秋繁露


  董仲舒


 楚庄王第一  <<< 正在阅读
 盟会要第十
 正贯第十一
 十指第十二
 重政第十三
 服制像第十四
 二端第十五
 符瑞第十六
 俞序第十七
 离合根第十八
 立元神第十九
 玉杯第二
 保位权第二十
 考功名第二十一
 通国身第二十二
 三代改制质文第二十三
 官制象天第二十四
 尧舜不擅移汤武不专杀第二十五
 服制第二十六
 度制第二十七
 爵国第二十八
 仁义法第二十九
 竹林第三
 必仁且智第三十
 身之养重于义第三十一
 对胶西王越大夫不得为仁第三十二
 观德第三十三
 奉本第三十四
 深察名号第三十五
 实性第三十六
 诸侯第三十七
 五行对第三十八
 第三十九[阙文]
 玉英第四
 第四十[阙文]
 为人者天第四十一
 五行之义第四十二
 阳尊阴卑第四十三
 王道通三第四十四
 天容第四十五
 天辨在人第四十六
 阴阳位第四十七
 阴阳终始第四十八
 阴阳义第四十九
 精华第五
 阴阳出入上下第五十
 天道无二第五十一
 暖燠常多第五十二
 基义第五十三
 第五十四[阙文]
 四时之副第五十五
 人副天数第五十六
 同类相动第五十七
 五行相胜第五十八
 五行相生第五十九
 王道第六
 五行顺逆第六十
 治水五行第六十一
 治乱五行第六十二
 五行变救第六十三
 五行五事第六十四
 郊语第六十五
 郊义第六十六
 郊祭第六十七
 四祭第六十八
 郊祀第六十九
 灭国上第七
 顺命第七十
 郊事对第七十一
 执贽第七十二
 山川颂第七十三
 求雨第七十四
 止雨第七十五
 祭义第七十六
 循天之道第七十七
 天地之行第七十八
 威德所生第七十九
 灭国下第八
 如天之为第八十
 天地阴阳第八十一
 天道施第八十二
 随本消息第九
    五行正义
楚庄王第一
    “楚庄王杀陈夏征舒,春秋贬其文,不予专讨也。灵王杀齐庆封,而直称楚子,何也?”曰:“庄王之行贤,而征舒之罪重,以贤君讨重罪,其于人心善,若不贬,孰知其非正经。春秋常于其嫌得者,见其不得也。是故齐桓不予专地而封,晋文不予致王而朝,楚庄弗予专杀而讨。三者不得,则诸侯之得,殆贬矣。此楚灵之所以称子而讨也。春秋之辞,多所况,是文约而法明也。”
    问者曰:“不予诸侯之专封,复见于陈、蔡之灭,不予诸侯之专讨,独不复见庆封之杀,何也?”曰:“春秋之用辞,已明者去之,未明者著之。今诸侯之不得专讨,固已明矣,而庆封之罪未有所见也,故称楚子以伯讨之,著其罪之宜死,以为天下大禁。曰:人臣之行,贬主之位,乱国之臣,虽不篡杀,其罪皆宜死。比于此其云尔也。”
    春秋曰:“晋伐鲜虞。奚恶乎晋而同夷狄也?”曰:“春秋尊礼而重信,信重于地,礼尊于身。何以知其然也?宋伯姬恐不礼而死于火,齐桓公疑信而亏其地,春秋贤而举之,以为天下法。曰:“礼而信,礼无不答,施无不报,天之数也。今我君臣同姓适女,女无良心,礼以不答。有恐畏我,何其不夷狄也。公子庆父之乱,鲁危殆亡,而齐桓安之。于彼无亲,尚来忧我,如何与同姓而残贼遇我。《诗》云:‘宛彼鸣鸠,翰飞戾天。我心忧伤,念彼先人。明发不寐,有怀二人。’人皆有此心也。今晋不以同姓忧我,而强大厌我,我心望焉。故言之不好谓之晋而已,是婉辞也。”
    问者曰:“晋恶而不可亲,公往而不敢至,乃人情耳。君子何耻而称公有疾也?”曰:“恶无故自来,君子不耻,内省不疚,何忧何惧是已矣。今春秋耻之者,昭公有以取之也。臣陵其君始于文,而甚于昭公。受乱陵夷,而无惧惕之心,嚣嚣然轻诈妄讨,犯大礼而取同姓,接不义而重自轻也。人之言曰:‘国家治,则四邻贺。国家乱,则四邻散。’是故季孙专其位,而大国莫之正。出走八年,死乃得归。身亡子危,困之至也。君子不耻其困,而耻其所以穷。昭公虽逢此时,苟不取同姓,讵至于是。虽取同姓,能用孔子自辅,亦不至如是。时难而治简,行枉而无救,是其所以穷也。”
    春秋分十二世以为三等:有见,有闻,有传闻;有见三世,有闻四世,有传闻五世。故哀、定、昭,君子之所见也;襄、成、文、宣,君子之所闻也;僖、闵、庄、桓、隐,君子之所传闻也。所见六十一年,所闻八十五年,所传闻九十六年。于所见微其辞,于所闻痛其祸,于传闻杀其恩,与情俱也。是故逐季氏而言又雩,微其辞也。子赤杀,弗忍书日,痛其祸也。子般杀而书乙未,杀其恩也。屈伸之志,详略之文皆应之,吾见其近近而远远、亲亲而疏疏也,亦知其贵贵而贱贱,重重而轻轻也;有知其厚厚而薄薄,善善而恶恶也;有知其阳阳而阴阴,白白而黑黑也。百物皆有合偶,偶之合之,仇之匹之,善矣。《诗》云:“威仪抑抑,德音秩秩,无怨无恶,率由仇匹。“此之谓也。
    然则春秋义之大者也,得一端而博达之,观其是非可以得其正法,视其温辞可以知其塞怨,是故于外道而不显,于内讳而不隐,于尊亦然,于贤亦然,此其别内外、差贤不肖而等尊卑也。义不讪上,智不危身,故远者以义讳,近者以智畏。畏与义兼,则世逾近而言逾谨矣。此定、哀之所以微其辞。以故用则天下平,不用则安其身,春秋之道也。
    春秋之道,奉天而法古。是故虽有巧手,弗修规矩,不能正方圆;虽有察耳,不吹六律,不能定五音;虽有知心,不览先王,不能平天下。然则先王之遗道,亦天下之规矩六律已。故圣者法天,贤者法圣,此其大数也。得大数而治,失大数而乱,此治乱之分也。所闻天下无二道,故圣人异治同理也。古今通达,故先贤传其法于后世也。春秋之于世事也,善复古,讥易常,欲其法先王也。然而介以一言曰:“王者必改制。”自僻者得此以为辞,曰:“古苟可循,先王之道何莫相因。”世迷是闻,以疑正道而信邪言,甚可患也。答之曰:“人有闻诸侯之君射狸首之乐者,于是自断狸首,县而射之,曰:‘安在于乐也!’此闻其名而不知其实者也。
    “今所谓新王必改制者,非改其道,非变其理,受命于天,易姓更王,非继前王而王也,若一因前制,修故业,而无有所改,是与继前王而王者无以别。受命之君,天之所大显也。事父者承意,事君者仪志,事天亦然;今天大显已物,袭所代而率与同,则不显不明,非天志。故必徒居处、更称号、改正朔、易服色者,无他焉,不敢不顺天志而明自显也。若夫大纲、人伦、道理、政治、教化、习俗、文义尽如故,亦何改哉?故王者有改制之名,无易道之实。孔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乎!’言其主尧之道而已,此非不易之效与!”
    问者曰:“物改而天授显矣,其必更作乐,何也?”曰:“乐异乎是,制为应天改之,乐为应人作之,彼之所受命者,必民之所同乐也。是故大改制于初,所以明天命也;更作乐于终,所以见天功也。缘天下之所新乐而为之文曲,且以和政,且以兴德,天下未遍合和,王者不虚作乐。乐者盈于内而动发于外者也,应其治时,制礼作乐以成之。成者,本末质文皆以具矣。是故作乐者,必反天下之所始乐于己以为本。舜时,民乐其昭尧之业也,故韶。韶者,昭也。禹之时,民乐其三圣相继,故夏。夏者,大也。汤之时,民乐其救之于患害也,故頀。頀者,救也。文王之时,民乐其兴师征伐也,故武。武者,伐也。四者天下同乐之一也,其所同乐之端不可一也。
    作乐之法,必反本之所乐,所乐不同事,乐安得不世异。是故舜作韶而禹作夏,汤作頀而文王作武。四乐殊名,则各顺其民始乐于己也,吾见其效矣。《诗》云:“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丰。”乐之风也。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当是时,纣为无道,诸侯大乱,民乐文王之怒,而歌咏之也。周人德已洽天下,反本以为乐,谓之大武,言民所始乐者武也云尔。故凡乐者作之于终,而名之以始,重本之义也。由此观之,正朔服色之改,受命应天制礼作乐之异,人心之动也,二者离而复合,所为一也。”

上一篇:下一篇:盟会要第十

Copyright © 梦境天华站
粤ICP备08035557号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 mst1739
Email:mst1739@qq.com